CR00K

间歇性抽风删东西。
高中党,开学大部分时间躺尸中。

主百合,主同人,薛定谔的原创 。
猎奇,血浆,精神病 。
热爱冷笑话和冷圈 。

毒哈同好欢迎加群:539049217
百合同好欢迎扩列:325866900
当然其他同好也欢迎,不过空间主要是刷百合而且基本躺尸

© CR00K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Soul Mate

soul mate

――献给,好吧,我自己


  她走在这条街上。准确的说,从熙熙攘攘的人群缝隙中钻过去,完美地避开每一寸不属于自己的布料,皮肤,发丝。她觉得别人的温度会让自己窒息。三年前有个女孩,从操场那头蹦过来一把搂住了她,她回家之后,蹲在冰冷的地板上,一点一点地隔着衬衫扣破了被碰过的上臂,脖颈。
  一对男女被远远地甩在背后。她瞟见他们紧紧缠绕在一起的手臂,交换彼此的吐息。灵与肉,灵与肉。她永远缺失了一半。
  她想起她的……朋友,交了个似乎不错的男朋友。他们也曾这样在街头走过,在商场,在家,许许多多其他地方,做过更加私密,甜蜜的事情。她再也没理由占用一整天对方的时间,而那个总是站在她身边的影子已经不是自己了。灵与肉,灵与肉。她又残缺了一点点。
  她感受到四面八方的温度来来去去地穿梭。能溺死在这里吗,溺死在温度里,能感受到确实存在的热量。沉浸疗法,她想着,被自己逗笑了。嗓子发干,头有些昏沉,她冒着汗,但她不想回去。交谈声,呼吸,走动,再让我多看一点,听一些。她需要这些。
  路灯一盏一盏亮起,天边有些暗了,一片红下面缀着浓浓的夜,用尽全力地拽啊,拉呀。它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有时,我希望外面有人能找到我。她想起一句歌词,眨了眨干涩的眼。直到那之前,我一个人走着。

  他的脸映在屏幕上,屏幕投在他的眼里。他咔哒咔哒按着自己的游戏手柄,摇杆痛苦地挣扎,呻吟着,马上就要被粗暴的力度折断。他的晶状体已经24个小时没有得到休息了。
  网络过度依赖,别人会这么说,无可救药。他觉得他们说得挺有道理,但不依赖网络,他可以依赖别人吗?“男孩子该有个男孩子样”他对此嗤之以鼻。操场?球鞋?定义极其可笑,他同样也不需要来自球场边上女孩的尖叫和注目。他们肉体碰撞,浑洒汗水。然后他们和她们,同样的事情再来一遍。开始和结束都空洞地令人替他们难过。灵与肉,灵与肉。他们拼起来却只有一半。
  他的成绩足以证明自己,依赖网络,也随他们去说。他操纵着虚拟角色,和各式各样的角色交谈,互动。他清楚地知道屏幕里的东西并不存在,至少,你没法从物理层面上证明。但看过那一场又一场不存在的悲欢离合,他总也忍不住或笑或哭,对着像素点喃喃自语。为了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产生情绪,分析一下就觉得很不可思议。灵与肉,灵与肉。这一半要好过那一半。
  连接屏幕的不止一个手柄。他侧过头看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他有时会和自己打游戏。
  耳机里传来绿日乐队的歌词,鼓点打在心上,电吉他弦嵌进脖颈。“有时,我希望外面能有人找到我……”,他停下了对手柄的折磨。而在那之前,我一个人走着。他轻轻唱着。

  她蹲在路灯旁,看着投下的一片光。被黑暗包裹使她感到安全,而那片小小的光从这里看着是如此的温暖又美丽。她使劲瞪着灯管,强光烙在眼底,虹膜刺痛,牵扯神经,生理盐水从输泪管涌出。她决定狠狠地记住这片光,把它用画笔铺在纸上。她挺想有人和自己分享这一片光的,藏起来,只给你偷偷望一眼,然后写好多赞美的诗歌。

  他关掉游戏,划开手机屏幕。历程还没有结束,他在九宫格里继续用文字编制着故事。光照得他脸颊惨淡苍白,但眸子发着炙热的光亮。能用这样单一的黑白,不存在的东西打动人心,他认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他也想看一看,究竟黑白行间展开有着怎样绚丽的色彩,要是有人能读一读自己的故事,笑他所笑,哭其所哭,然后绘出只属于他们的彩色画卷。

  她站在屋顶。这里是28?还是30?她记不太清层数。不过一定是最高的一层,能望的很远,远到城市的边界线,够的很高,高到伸手能摸到清晨的白雾。但望不见一个活动的身影,也够不到头顶上最亮的那颗星星。
  如果用尽全力,她能不能碰到它?星体是炙热的,星火点亮天际。她渴望被它灼伤。

  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的画面,他用文字把它们翻译并转换出来。他的念头愈发强烈,那些画面无法定格。他需要有人帮他留住他们。
  头有些痛,耳边嗡嗡作响。他站起来,走到窗边。今晚夜空的星体有些稀少,也见不到那轮月亮。但他还是专心地找着,找那一颗最亮,最明亮的。

  零零落落的光点中划出一丝细细的白色弧光。燃烧的星体拖着熊熊烈火从大气层而过。在他还没来得及把在这个周期把二氧化碳从肺部挤出去之前,就已经坠落天际。
  他愣了一下。这颗流星留下的轨迹格外长,从天空中重重的往下冲。
  没来得及许愿。随即他笑出了声,真幼稚,你几岁了。他有些怅然若失,他大概找不到那颗星星了。

  不管他在找什么,他都找不到了。
  他会去学校,毕业,找份工作,结个婚,生一个,或许两个孩子,为了孩子的玩具,妻子的食品采购,奔波在上下班拥堵的车流里。
  他偶尔会拿起手柄,打打游戏。尚未完成的故事再也没有结尾,静静地躺在那部多年前的手机最深处,等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破茧之日。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除了她和他从未相遇。
  想象一下,灵魂伴侣是个多么可怕又绝望的概念。你们只有彼此的唯一,70亿人口中再也没有契合得如此完美的齿轮。
  灵与肉,灵与肉。
  我们谁也找不到谁。

  end.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