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00K

间歇性抽风删东西。
高中党,开学大部分时间躺尸中。

主百合,主同人,薛定谔的原创 。
猎奇,血浆,精神病 。
热爱冷笑话和冷圈 。

毒哈同好欢迎加群:539049217
百合同好欢迎扩列:325866900
当然其他同好也欢迎,不过空间主要是刷百合而且基本躺尸

© CR00K
Powered by LOFTER

【MLP(PP/FS)】利器 [chap.2]

更新
因为是监狱au,人物性格根据背景调整之后会和原作有出入,很多作者个人脑补,互动也同上

阅读愉快

  无聊。
  萍卡美娜的后脑勺离铁丝网只有十几厘米,她用左手轻轻摩挲着网眼之间的连接处,时不时发出些清脆的声响。
  现在是放风时间。虽然不长,一两个帮派找新人收点保护费,摸两把漂亮姑娘的脸蛋,互相擦肩而过嬉笑推搡中,烟和钞票就麻溜利索地互相抄了个家,这样也就过去了。多来几次,也就能基本摸索出哪些人才是一伙,谁又跟谁看不对眼要寻仇,要是站错队的话,轻点儿丢了自己可怜的的小屁股,重点儿可就得搭上这条命。
  不过萍卡美娜对此不太热衷,也不大在乎。利益向来是等价交换的,巧克力棒于毛巾床单,香烟于啤酒,定期的钞票于长期的安稳。不过当有人尝试打破双方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或许就需要一点淤青,几声惨叫来维持平衡了。她不介意多送几个麻烦进医务室,对她而言一切工具都是利器。
  她百无聊赖地杵在那儿看着。
  那是黛西,和她的帮派“阿科伊利斯(Arco iris)――西语里的彩虹”在有桌子的那一头,由狱里的拉丁裔有色人种组成,大都操着一口奇怪的口音,时不时蹦出两句西语方言赞美自家的祖母或者问候别人的老爸。
  桌子十米开外墙角那堆声音洪亮,肢体语言丰富,经常反应过度的黑人小集团负责和白人至上主义者隔三差五就互相捅出点篓子,维持着监狱里微妙的平衡。
  还有些零零落落的亚洲面孔,随波逐流的,紧绷着脸眼神充满警惕的,除了骂娘的时候平时似乎一句英文也不会的,分别散落在各个人群中。
  不过没人能无视那一抹在监狱里过分光鲜亮丽的深紫,蓬蓬松松地打着大波浪卷,一圈一圈绕着慵懒,发尾勾出一丝妩媚。
  那是瑞蒂,整个监狱里活得最安逸,外界货物来源最广泛的人――也是你最不想招惹的女人。
  萍卡美娜远远地看着那双手上尖利而精致的玫红指甲,亮晶晶的晃着奇妙的光,有些刺眼。她们占据着操场上位置最好的一片区域,也总能得到每周到另外一头的房子里工作的机会。某种特权,犯人心照不宣,狱卒视而不见。暗地里都说瑞蒂和一些守卫和狱卒有某种见不得光的交易,所以她才能轻松运进这么多违禁物品。
  她的监狱观察日记被后方的一阵轻柔细碎的脚步声打断了。
  看来医生到了换班时间。
  外界的自由空气和内部的禁锢土地只隔着两个铁丝网的距离,似乎伸出手就能在年长些的女性匆匆路过时捉住白色医用外套的边角。但萍卡美娜不打算去实践这一设想,四周和楼顶的狱卒会用结实的警棍和冰冷的子弹向你证明这强而有力的论点。
  脚步声接近了些,又渐渐远了些,停住了。刚好能让萍卡美娜看清医生今天的唇彩颜色――让她想起晶莹的罐子里那种草莓味的球形泡泡糖,可以吹出一个完美的半透明泡泡,细腻而薄,谁都忍不住想去戳破它。
  医生似乎看到了网格后面格格不入的年轻人,站在原地,嘴唇上下张合,又紧紧抿住,有些局促。泡泡糖,唔――萍卡美娜觉得医生大概是想说点什么,她应该表现得礼貌一点。
  “你好,医生。谢谢你上次的糖。”
  年长些的女子愣了一秒。
  “噢,不客气。我只是……你上次伤的挺重,但据我所知,周三是西蒙医生轮班,你换完第二次绷带之后就没出现过――容易留下后遗症,你不喜欢医务室吗?”
  萍卡美娜认真思考了一下。医务室很安静,也很干净。不,她不讨厌医务室。
  “我不喜欢另一个医生。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博物馆里的动物标本,而且他说话声音太大,话也太多。”
   “我明白了。”
   “他似乎没有携带糖果的习惯,我以为每个去的人都能有份,所以大概我有点――失望。”
  医生突然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类似发笑的声音,抬起头的时候又是一个浅笑。
   “不,那样的话监狱每年得划出一笔不小的开支给医务室,只会让犯人寻着各种理由受些小伤好进来骗点零嘴。不过我会试试给典狱长的意见箱里塞一张建议表试试……”,她的音量逐渐降低,突然对干枯的草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萍卡美娜盯着医生,一脸认真地等待着。
  “算了,当我没说……我讲笑话的水平糟透了……”,医生一只手附上额头。
   泡泡被戳破了。萍卡美娜记得上次见面医生的声音控制的很好,而现在就像老式收音机突然失去了电台信号。
  她看着医生的面孔。绿色的眼睛偏朝一边,衣袖下的双手无意识拨弄着纽扣一角。
  虽然身处狼群,但接近回圈时间放松警惕的羊也能很温顺。
  萍卡美娜意识到医生居然确确实实对自己的言论给出了回应――虽然只是个小玩笑――而通常她只收得到一记白眼。
  “不,我喜欢你的笑话。不过我记得狱卒的原话是“我们欢迎一切意见和建议,只要收件地址是你白净的小屁股,说真的,不管你有多大的怨言都给我塞你该塞的地方去。”所以大概我的棒棒糖也就没有了。”
  这次医生是实打实地笑了出来。
  “你应该试试多这样讲话,会让你圆滑不少,这里幽默永远不过时。我注意到你不太合群,在这里你需要朋友。”
  萍卡美娜点点头。
  “嘿!4018号!离铁网远点,不然有人就要倒大霉了!”
  医生抬起手向狱卒示意,“没事,我只是在询问这个犯人的伤口状况,上次她没来例行检查,或许会留下后遗症。”
  “小心点,大夫,别对这些人太好了,他们可不懂什么叫感恩。”狱卒收回了往前迈的脚,吐出一口烟圈,言语间充斥着轻蔑和嗤笑。
  “我会铭记在心的。但在此之前我是一名医生,我发过誓言。”
  医生转过身去,走了几步。
  “不过如果你按时来检查的话,我左边的外衣袋里说不定能翻出几根找零时留下的棒棒糖。”
  她理了理自己额头侧面的头发。
  “我叫芙洛珊,芙洛珊·巴特莱,你应该已经从我的胸牌上了解到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叫我医生……我甚至都不应该和我的患者有过多的私人交流。抱歉,我得走了。”
  萍卡美娜下意识贴近了铁网,双手压出些许勒痕。她拇指被翘起的一截铁丝划出一丝血痕。
  利器会伤害自己,或许再来一针破伤风疫苗。但她并不想伤害医生。
  “萍卡美娜·黛安·派。我会记住你的忠告的,医生。下周见。”
  白色身影远远摆了摆手,逐渐缩到一个点。
 

  萍卡美娜听着狱卒大呼小叫的吆喝声,跟在一小波一小波流动的人群后面,走向了厚厚的灰色水泥墙。放风时间结束。
  一个狱卒紧紧跟在萍卡美娜后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4018号,就剩你了。进去。”
  萍卡美娜听到了一口醇厚的堪萨斯当地口音。
  绿色,她想,不过跟医生不一样。这个让她想起秋天之前的麦田。
  “新人,对这些家伙要大声一些,给他们点颜色!不然他们就会觉得你是个软柿子,可以随意搓揉,温柔可没法管理好监狱。”
  萍卡美娜不想跟狱卒作无用的交谈,她径直走进铁门,远离沉默不语的后者。
  黛西和一群人挤在入口,饶有兴趣地望着门外那个新面孔,有人还吹起了口哨。新狱卒的日子不会比新囚犯好过,犯人喜欢新鲜的刺激。金发的新人直直望了过去,威胁性地挑起眉头,小幅度晃动着自己手里的黑色警棍。
  她得和黛西谈谈,得为将来做点打算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