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ok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我已经是条咸鱼了,然后等着变成小鱼干吧。

© Crook
Powered by LOFTER

记不清的某一个难受时刻的操蛋对话

  “人都是要死的。”你干巴巴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你们也一样。老死也好病死也罢,不想老了以后生活不能自理,在病床上苟延残喘生不如死的话,还不如现在开始锻炼,少打麻将。我可没那个孝心和时间照顾你。”
  妈妈对着你的呛人嘲讽一如既往地嗤嗤笑了,她大概认为你在开玩笑。
  “那你呢?你不锻炼以后也会那样的。”
   “一把青春年华,脑子到脊椎到盆骨都有问题了。不打算要孩子,生不了。精神性疾病会遗传的,掐死在子宫里最好,不要和我一样。”

  “……妈妈以后死了啊,不想变成一辈子都葬送在这个破地方的人,你把我埋到你生活的那个城市。”
  “你说你爸有什么打算?”
  “鬼知道。他要和我后妈埋一起就随他去,因为我觉得多半是那个女人先死。”
  “要是他没什么特别要求……你把我们俩埋一起吧,之前没能在一起给你个家,好歹死后有个照应……”你妈信基督那一套。

  你压根没打算告诉你妈,你成天念叨着养老,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想过四十岁之后的事。

  死了埋一起?
  你想了想,自己躺在两块冷冰冰的石碑中间。

  “小时候,你还不知道我们离婚了,走路的时候总是想把我们的手牵在一起。”
  “不记得了,有这回事儿吗?真感人。”

  你两手附上石碑。这是你记忆里第一次和爸爸妈妈同时待在一起,他们摸起来很冷,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四十之后,他们应该死了吧。
也好,活那么久已经够受了。
你才不和父母埋一起呢,怪恶心的。人死了还要什么坟墓。
丢去喂狗不人道的话,焚化炉见。

评论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