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ok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我已经是条咸鱼了,然后等着变成小鱼干吧。

© Crook
Powered by LOFTER

(未授权翻译)【Jinx/Raven】Ascension Chap.1

作者:Prelude
原文来自fanfiction

  ――我是自地狱烈焰而来的恶魔。我曾梦到过你所能想象出的每一个可怕梦魇,见证它们在我父亲的领土中横行。我曾看见过无数的灵魂跌落于被遗弃的深谷,在永无止尽的折磨中焚烧。那么,为何你的世界甚至比其更加污秽不堪?

作者警告:以绝大部分普通标准而言,本篇文章将极度令人不适。内容包含清晰且生动的血腥,残肢描写,以及详细的场景,和其他一些缪斯女神时不时会启发我的东西。
如若你对暴力,恐怖,精神创伤,性,以及类似的元素感到不适,请务必不要阅读此篇小说。

(译者警告:本篇译文较特殊,世界线不可与原著相提并论,Raven此前从未泰坦成员相遇,Jinx也不存在洗白加入泰坦,主要cp角色皆是反面教材(不过究竟是不是因人而异),血腥暴力,性描写较多,对主要人物形象崩坏,黑化无力者,不喜正派角色受虐者,请停止向前阅读,否则触雷请自己兜着不要ky影响他人心情)

以下仅为本章五分之一的内容,先行放出,仅供参考,请慎重考虑是否阅读后续,文中Raven是真正意义上的“恶魔”
后续会在本周放出
此篇文章为长篇黑暗向,共16万3千字,工程量浩大,译者非专业人士,仅供同好交流和自娱自乐,跳坑需谨慎,不定期更新

感谢阅读

1.

  这个世界一片混沌。有人选择无视它,有人选择接受它的现实而给予拥抱。
  人们相信事出有因。他们被谎言充斥,实施着无知的愚行。
  有些……不,一切都是混沌。从来就没有什么事出有因。事物存在着。事情发生了,没有任何原因。
  在这个世界,没有对与错。每一个选择,每一次行动,就这么产生着。那就是一切。
  所有的一切都是混乱不堪。
 

  一个朦胧的身影溜进了无人注目的夜晚虚无中――死亡的声响在她移动时紧随其后――悄无声息,隐匿踪影――但包容着她某种全然恶魔般的气息。
  藏迹于昏暗中。
  她情绪不断起伏变换,却致命般的安静。
  静止,但警觉,时刻准备对进入接触范围的一切进行猛击。
  但什么也没出现。
  她继续前进,从一片无尽的黑暗转移到另一片,用阴影遮盖着自己,只听得见微弱的风声。一团没有实体的形状摇曳着……她看起来似乎无法停留在一个特定的形态,一小团混沌的能量随着她周围昏暗黑色的流动完美变换着。然而,只是或许,在她应该被称为“脸”的位置,有两只……不,四只模糊的眼睛,闪烁着血红色的微光。
  没准儿这只是幻觉――她周遭笼罩的黑暗,那些晦涩的遮掩物,除了她周围令人不安的古怪光晕之外,其余一切都难以辨认。
  被风指引着,她随风而散,最终黑暗在微微闪耀的光亮中破碎……刺骨的愤怒从她身体中涌出,突然间,她的黑暗形体开始剧烈地弯曲盘旋,锐利汹涌地朝向虚空中冒犯了自己的光亮冲去。
  眯着眼睛,她把注意力转向那令她憎恶的光亮来源,发现了许多金属制建筑,他们中大多数都散射着嫌恶的灯光。特别是那个巨大无比的“T”,耸立在海湾上――她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怒火再一次灼烧着她,但下一秒它们突然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小的咕噜声。
她从山坡上移动向下,这次,那四只眼睛――四只血红的眼睛――清晰而可见,闪露着嗜血的欲望,进入那片光亮时,她黑暗,混沌的形体依旧依稀可见。
  一切都处于混乱中。

 
  她穿过这座逐渐变暗的城市的昏暗灯光时皱了皱鼻子,一种污秽的古怪感觉充彻着她的感官。没错,绝对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某种有害的肿瘤使她脚底的土地虚弱了,扎根在它的血肉中。她做了个鬼脸,轻哼一声,扩大了自己的感应范围。
  附近的一条小巷子中,一道门猛地被打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飞出门外。她重重地摔在地上,血流不止,哭泣呻吟着。不一会儿后,一个男人出现了,他手里握着一根棒球棍。
  影影绰绰的身形周围的混沌光晕缓缓搅动着,看起来泰然自若。男人挥舞着球棍向下,用力,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带出一声惨叫――直到最后一次挥动制造出一种古怪的窒息声和一种令人厌恶的嘎吱碎裂声响,随后一片寂静。
  另一条巷子,男人从暗处扑向一个孩子,把他猛地击倒在地。男人咧嘴笑着,掏出一把刀,朝身下的孩子捅去。
  影子扭曲,依然平静地浮动着。刀刃猛地向下挥动,不止一次――而是两次――三次,十次――而后归于平静。
  一个男人穿过街道,手里提着一袋杂货,手指划过他灰色的头发。突然间一辆摩托车不知从哪儿飞奔而出,撞倒了他。两个瘦弱的身影跳下车来,夺走了他们能拿的所有东西,在他身上搜寻着钱包和钥匙,然后回到摩托上,又一次碾过男人的身体,消失在黑暗中。
  寂静。
  一切混乱。
  轻微地位移着,她周围的黑暗开始更加迅速地回旋。
  在街道高处的上方,一栋位于下坡路的公寓里,一个男人正在殴打他到女儿,手里拿着啤酒瓶,毫无怜悯地将她一次又一次地打倒在地,无视她的哀求,无视手上沾染的献血,无视随着每一次殴打,她小小的骨头发出的抗议……
  忽然间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只剩下两具身躯和角落里两双血红的眼眸。
  “退下,凡人……”
  男人转向她,眼神中的呆滞说明了他正处于醉酒的状态。
  “没人――嗝――没人能告诉――嗝――我怎么做……”
  他把酒瓶扔向她,但它穿过那个影子摔成了碎片。她发出一阵刺耳的轻笑声。
  “这个女孩儿是我的……”
  影子冲了进来,男人尖叫着,他的眼睛向后翻,血管暴涨突出,
  几乎就要从皮肤之下炸裂开来。他的手臂一致地自己弯曲着,在它们四处移动时他的尖叫愈演愈烈,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摆放了一会儿,然后又被迫翻转回来,直至他关节处的所有筋腱和肌肉都撕裂为止。
  血红的眼眸邪恶地闪烁着,她让男人摔落下来。然后转移视线。
  女孩儿抽噎着,开始哭泣。但当影子轻柔的声音响起时,她停下了。
  “嘘……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鲜红色接近了,她抬起头,依然十分害怕,不确定这个不详的身影是否会伤害自己。她伸出一只小小的胳膊,女孩儿接触到了柔软,光滑的皮肤,然后意识到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东西――正站在自己面前。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安全了……”
  一张长满尖利牙齿的嘴巴打开,阴影逼近。
  一切混沌。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