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ok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我已经是条咸鱼了,然后等着变成小鱼干吧。

© Crook
Powered by LOFTER

【Papcest】Tea time

  stretch=swap  edge=fell

有cp,不过清水,当成友谊向也没差,不过还是预警一下以免触雷papcest,具体是什么cp各人心领神会就好,三角形具有稳定性(笑)
有一定的ooc和个人角色理解

  他随意地拉扯着卫衣领口,右手的前三节指骨显得格格不入――前半段颜色焦黄。白色的烟雾缓缓从Stretch的齿缝弥漫而出,此刻他松松垮垮,面容模糊。Papyrus好几次微微侧过头来。第五次行动即将完成一半,他开口了,那是一种略带嘶哑,好像在询问今日天气如何似的淡漠声音。
  “想试试吗?”
  Stretch的脸凑近了一些,似笑非笑。
  Papyrus尝试惊讶地眨眨眼,但他做不到。他盯着半躺在自家沙发上的瘾君子发呆。一道黑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闪现,横在两具骷髅中间。
  “不。没人想试,也没人能试你带来的这鬼东西。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自己把烟掐灭了,然后滚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要么我帮你把焰掐灭了,然后把你从窗户扔出去。”在说到第二个“掐灭”的时候,Edge看起来就像是捏着谁的喉咙。
  Stretch只是继续吸着自己的第三口尼古丁。这次,他设法吐出了一个烟圈,对骷髅而言着实是一项惊人的壮举。Papyrus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个飘动的小白圈,发出了一声赞叹。Edge立马改变了锁定目标,Papyrus觉得那个眼神让自己好像突然长出了汗毛,他稍微往后退了一小步。Edge转回了头。
  Papyrus作为人类的体验并没有持续太久。Edge向来是个行动派,他已经默默地拖着Stretch的橘黄色帽衫往窗边走了。而Stretch看起来还没睡醒。
  “等等!Edge!外面在下雪,你这样把他丢出去他会感冒的,Strecth甚至还没来得及穿好裤子!”Papyrus不大赞同自己两个朋友之间这种对友谊不同寻常的表达方式,不过除此之外,他觉得他们感情向来挺好。
  裤子,好嘛。Edge的颚骨咔嚓作响。Stretch每次的某些操蛋行为总会让他某个骨节发出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响声。某种意义上来说,Stretch比他的兄弟还要让他烦躁。他们都是Papyrus,为什么这个混蛋不能像这里的Papyrus一样……Edge停顿了一下思绪,Papyrus正冲自己和自己手里拎着的不可燃垃圾微笑,手里端着不知从哪儿掏出来的一盘华夫饼。Edge燥热的头脑冷却了不少。不,还是算了,一个奶油蛋糕卷就够受的了,他可没有时间保护两个。
  Edge拍拍手,抖落了并不存在的某种病菌。
  “他不会感冒,你不会,我也不会。我们是骷髅。”
  Papyrus笑了,没有反驳。Edge还是没有把他扔出去。
  蜂蜜与烟草混合的奇妙味道突然席卷了Edge的意识,在他能作出反应之前,被一把搂了过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们没有肺,我吸烟,你不会有事,他也不会。我们是骷髅,对吧?”Stretch的手随意搭在Edge肩上,搓揉着一小块深红的残破布料。
  Edge差点一个过肩摔把靠在自己肩上的骷髅压在身下,然后召唤骨剑抵着他肋骨里的那玩意儿,问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已经够久了。但是Papyrus满脸期待地望着他们,像一只眨巴着大眼睛需要喂食的鸟宝宝。他的旁边刚好空出两个人的座位间距。
  Edge发出一声情绪复杂的叹息,挨着鸟宝宝坐下,然后拿起一块华夫饼,冲着因为自己突然离开而倒在地上的Stretch憋出一句:“你还要在地板上躺多久,地板才拖干净,赶紧把你该死的屁股挪过来!”,“噢,没关系的,我喜欢做家务!”Papyrus自豪地挺了挺胸膛,“当然,sans的房间除外……”他露出一种很稀罕的表情,通常只有他的哥哥能有幸见得到。“我去厨房拿些牛奶和蜂蜜,钙总是对骨头有好处的!蜂蜜是专门给你留着的,Stretch。”
  Stretch轻轻靠向Edge的方向,难得一次直起了身子。
  “他可真是个可人的甜心,不是吗。”
  “闭嘴。你再这么说话我就要正式向你发出挑战了――意思是我要和你出去打一架。当然,是单方面的殴打。”
  Edge依旧漫不经心地看向厨房。
  “瞧瞧你,像只过度保护幼崽的母鸡一样……没必要这么紧张,放轻松,Edge,我怎么舍得伤害这么天真的小家伙。”Stretch慢悠悠地说着,瞥向那张线条尖锐流畅的脸。那张脸一直没有转过来。
  “我没有……你在说什么鬼话?你连你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又不是什么烂好人,一天就忙着帮你们收拾烂摊子!”这下Edge转过身来了,还带了一丝恼怒。
  Stretch一秒之内就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慵懒,直直地看向Edge。
  “你在担心我吗?”
  Edge,伟大的皇家卫队队长,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被吓到了,怀疑这个懒惰的烟鬼是不是磕药磕坏了脑袋。担心?大概吧,那个小蓝莓准会哭个没完,他一想到这个就开始头疼。
  “我刚刚打算掐死你,而你现在却问我这个。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个古怪的混蛋。”
  Papyrus心满意足地喝着牛奶。这是一天之内最好的时刻之一,训练之后和朋友一起坐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享用甜点。Edge迅速地解决了自己的那杯牛奶,把自己那块饼上的蜂蜜开始往旁边的华夫饼上抹,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开始消灭这些味道还不错的淀粉制品。Stretch有些惊讶地看向盘中的蜂蜜。他的那瓶已经喝完了,虽然他还意犹未尽,而且毫无愧疚之心。Edge很喜欢吃甜食,尽管他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承认。
  Papyrus叉起一块金黄的华夫饼,蜂蜜拉出一丝丝甜蜜的弧线。
  “哇噢,Stretch,你给我们多留了一些蜂蜜,这真是太棒了!”
  “是啊,太棒了。”Stretch在Papyrus的拥抱里多停留了一会儿,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顶。
  Stretch弯下腰,悄悄凑近正在全神贯注读着一本杂志的Edge。他今天从未笑得如此Papyrus过。
  “我就知道你在乎我们。”
  Papyrus的下午茶时光不得不以阻止雪町的第一起骷髅谋杀案而告终了。但他还是很开心,今天Edge和Stretch看起来有活力多了。

  Fin.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