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ok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我已经是条咸鱼了,然后等着变成小鱼干吧。

© Crook
Powered by LOFTER

百合向raven各cp复健小段子

  包含starfire,blackfire,jinx,雷者慎入,这次都是糖
本来应当还有terra(情敌组(住嘴)但我突然失去了梦想(瘫
大半年没写文了,现在状态不太好,见谅

感谢阅读!

starfireXraven

  在那体温过高的,异于常人的橘色肌肤覆盖上来,隔着薄薄的深色衣料使她陡然一阵哆嗦时,一声“亲爱的瑞雯!”才让捧着大部头古书的共情者刚刚被震断线的思绪重连。
  翡翠绿的眸子随着它主人的微微歪头而晃过几丝光泽,睫毛上下抖动了好几个来回,“瑞雯?你还好吗?你摸起来像是只刚被牛奶烫了舌头的猫咪……”,发言人顺势掰过怀中僵硬躯体的肩头,双手附上对方的脸颊,轻轻戳了戳。软软的,塔玛兰的小公主天真地想着,地球人的皮肤都这么凉的吗?
  而瑞雯此时此刻在拼命地抑制住那股把小公主美丽的脸按到墙上的冲动。那样的话她就会知道墙比人的皮肤凉快多了。
  哦,她完全可以这么干。但她只是对着那块黏在自己身上仿佛快要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橘色泡泡糖翻了个白眼,“咳……能放开我了吗?我很好……”,她顿了顿,“拜托了。”
  于是泡泡糖心满意足地使劲蹭了一下自己的骚扰对象,“噢你不会知道我有多高兴今天你接受了我的每日抱抱!我得去告诉其他人!”,然后哼着歌顺着走廊那边飘过去。
  瑞雯叹了口气,重新低下头,打算汲取一些有营养和价值的古老智慧来把刚刚的噩梦挤出大脑。
  “你知道,既然你已经接受了我的每日抱抱,或许下次我们可以试试我的每周一次的在对方房间一起过夜了?瑞雯?”
  地板随着书的掉落发出一声闷响。

blackfireXraven

  “不得不说,比起这个所谓的小队里其他人糟糕的衣服品味,你的打扮可更对我胃口。”黑发女子弓着腰,一只手支在光滑的酒红玻璃吧台上,侧着身子,四处打量着,深紫色的瞳孔透出漫不经心,时不时向故意远离自己的目标瞥去。
  “别耍花招。我看着你呢。”涂成黑色的两片嘴唇抿得更薄了,愈锁愈紧的眉头只展现出一个信息――她一点儿也不想在这儿。瑞雯盯着离自己两个吧台椅远的女人,活脱脱一个星火的邪恶双胞胎。人见人爱的甜心小公主的长姐和她本人可丝毫没有任何共同点,黑火就是个麻烦,混乱和邪恶的代名词。
  穿着妖娆的女人撇撇嘴,装出一副夸张的伤心表情,“真没情趣。这儿可是地球人娱乐的地方。”她伸出手,对着正在擦杯子的酒保打了个响指,然后拍了拍一旁的座椅,看向瑞雯,“过来。”
  瑞雯警惕地看着那个座位,仿佛上面突然有了致命的陷阱。黑火红色的指甲油此刻看起来更加接近鲜血的颜色了。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天呐,”宇宙通缉犯上下交替了一下自己修长的腿,然后重新坐稳,轻微摇晃着高跟皮靴,“难道在酒吧里给自己钟意的漂亮姑娘买杯酒也犯法吗?”
  瑞雯紧绷着身体坐下,旁边的家伙笑得一脸暧昧地推给自己一杯看起来十分糟糕的玩意儿。
  “我还未成年。”
  “这样才刺激,不是吗?别告诉我你害怕了,我保证,你只要喝了它,我就乖乖的……否则,你也知道被拒绝的女人会有多疯狂的……”
  好吧好吧。瑞雯恶狠狠地喝干了了那一杯东西,闭上眼紧张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不幸。但什么也没发生。
  她只感觉到了扑在自己脸上的热气。
  “刺激的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然后只剩下脸上印着唇印的瑞雯,一杯空鸡尾酒,和不知所踪的塔玛兰大公主。

jinxXraven

  金克丝发誓,看在老天的份上,她只是想来简单的购个物。好吧或许顺带随便破坏点什么东西,不过至少今天之内她还什么也没干呢!但对面的那个泰坦显然不这么想,她正隔着帽衫尝试用眼神戳死自己。
  此时此刻的局面十分尴尬。一个泰坦和一个蜂巢成员在一家灵媒用品店碰上了,凑巧的是,她们都穿着便服,挑选着商品,就和其他十六岁少女一样,再正常不过了。不凑巧的是,蜂巢全体成员都在被通缉,而泰坦负责追捕他们。
  瑞雯做着艰难的心理斗争。
  噢嗨你能跟我走一趟吗我好把你关进监狱。不,这太蠢了。周围都是平民,我不能冒险。
  金克丝十分确定自己只要稍微有远离那个阴沉的泰坦的迹象,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然后把她们传送到一个空旷的地方,两个人打个你死我活。她把玩着手中的骷髅头,思索着如何不让自己的度假之旅泡汤。
  瑞雯惊讶地发现现役罪犯吹出一个粉色的泡泡,微笑着向自己挥手,然后走了过来,宛如两人是熟识多年的老友。
  “你好,瑞雯。”
  “……你好,金克丝。”
  不知怎么的两人开始一边互相交换购物的意见,一边挑选着一些令人浑身发毛的不详物件,并且达成了惊人的共识。
  “骷髅?”
  “完美。”
  “斩首的乌鸦?”
  “卓越。”
  “碎掉的镜子?”
  “你很有远见。”
  “谢谢,你也是。”

  金克丝把骷髅头抛向泰坦,“送你的。就当是同行的礼物。”
  “我不是……”,瑞雯险些没接住对方的赠礼。
  厄运女巫把食指放上共情者的额心。
  “回归正题吧。”
  瑞雯突然间发现地面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自己的手死死黏住了骷髅头。
  “金克丝!回来!你还是要去监狱的!”
  “拜拜啦!小渡鸦!”

评论
热度 ( 6 )
TOP